Media Silhouette

媒體剪影

穿石的水滴
發布時間:2020-12-30瀏覽次數:114

滴水穿石,非力使然,恒也。——題記

改革開放是我們黨的一次偉大覺醒,也是中國人民和中華民族發展史上一次偉大革命。

2012年12月,習近平同志當選總書記后首次離京考察,便來到我國改革開放中得風氣之先的廣東,發出“改革不停頓、開放不止步”的鏗鏘宣言,推動改革開放勇往直前。

南粵大地牢記總書記囑托,敢碰硬,敢涉險,改革大潮奔流不息。今天講述的“萬里長征圖”的故事,是這輪大潮中的一滴。

2013年1月,乘改革之東風,在廣州市兩會上,市政協常委曹志偉展示了一張他繪制的奇特的行政審批“萬里長征圖”:在廣州投資建設一個項目,審批需經100個環節,蓋108個章,花799個工作日。圖卷還附有相應改革建議。

“萬里長征圖”從誕生之日起,以滴水穿石的韌勁,持續推動廣州乃至全國行政審批從“萬里”變“千里”,并向“百里”、“十里”進發……

作為改革開放文獻之一,“萬里長征圖”入選國家博物館“偉大的變革——慶祝改革開放40周年大型展覽”,還被中央廣播電視總臺央視組織拍攝的大型政論專題片《將改革進行到底》選為改革案例。

一滴水的力量是有限的,但一滴滴水的力量凝聚起來,是無窮無盡的。

  

水滴的初心

讓老百姓少跑腿,讓審批蓋章更便捷,這是“萬里長征圖”的初心和使命。

它是怎么來的呢?還得從曹志偉委員說起。

1968年,曹志偉出生在廣州新洲小鎮。1978年改革開放,好日子來了。渾身帶勁的他,21歲那年從廣州大學畢業,進入當地政府部門工作。不久后下海,2001年開始投資建設項目。

于是,他遇到了一個難題。什么難題?審批難。

曹志偉做第一個建設項目,行政審批了兩年。做第二個項目,審批環節增加,為提高效率,這個理工男自繪一張《投資項目建設報批流程圖》。可做第三個項目時,他發現流程圖竟然不管用了。

為什么不管用?因為出現一個“先有雞還是先有蛋”的死結:甲要你先找乙審批,乙則推回甲,兩部門審批事項互為前置。

有人說這是“踢皮球”。曹志偉則看得更清楚,近年來,從中央到地方行政審批改革力度很大,審批項目被剝離數以千計。

在國家層面,從2001年全面啟動到2012年,國務院分6批共取消和調整了2497項行政審批項目,精簡率為69.3%。

在廣東層面,作為國務院審批制度改革先行先試地,僅在2012年7月召開行政審批改革動員大會之后,50多個政府部門就清理了1120個審批事項。廣州行政審批制度改革啟動于1999年,前4輪改革共精簡2400多項審批事項,至此精簡率近90%。

那么,審批為什么還這么難?

一種說法,改革進入深水期,好吃的肉吃完了,只剩下硬骨頭了;另一種說法,有些審批項目今天被拿掉,明天換個“馬甲”又來了。

當時,廣東電視臺拍了一部電視劇《公關小姐》,不少公司似乎悟出些道理,成立公關部。但公關并不能破解審批難。曹志偉一位同事孫念嘉,從政府規劃部門出來下海,讓他去規劃部門跑審批,也難免遇到這樣那樣的困難。

跑審批的人自嘲,一年到頭,要么在窗口排隊,要么在去窗口排隊的路上。幫助企業代理審批工作近30個年頭的徐莉,和審批部門的工作人員熟悉。窗口部門很敬業,忙碌和加班是常態,但也難免受人埋怨,很委屈。

曹志偉結合工作實踐分析,審批有“四難”:審批職能分散重復,環節多、層級多、效率低;缺乏牽頭部門統一協調,各部門溝通不暢;審批流程不透明,監督不力;收費項目過多過高,手續繁瑣……

怎么破題?曹志偉苦思冥想。那段時間,他經常一個人去珠江邊,坐下來靜靜。他贊嘆流淌不息的江水,純凈、溫潤、柔軟。他還發現江邊有一塊石頭,居然被水經年累月鑿穿了一個洞。

水,既沐浴群生、通流萬物,又柔而難犯、弱而難勝。這啟發了他。曹志偉想,水滴石穿,重在努力,貴在堅持。

他決定要用解剖麻雀的方式來剖析審批這道難題。2010年底,他自籌資金,組建了一支優化行政審批流程工作小組,成員13人。

大家像擰緊了發條的馬達。小組成員黃婉華說,團隊非常刻苦,白天在外面拼命跑素材,晚上回來繼續碰頭開會,一不留神就開到半夜兩三點。好不容易忙乎完回到家,才想起一天沒怎么吃飯。也有人受不了這個罪要打退堂鼓。

剛開始,大家沒有經驗,跑來的素材五花八門,也不權威,曹志偉就帶著團隊研讀政策法規,到窗口單位、相關企業實地調研,還和跑審批的群眾促膝長談。這一過程,讓他們收集到大量一手素材,也愈加堅定了推動行政審批改革的初心。

為提高效率,團隊將收集到的不同部門的不同審批事項做成方格紙片,按報批順序在時間軸上排列。隨著工作不斷推進,團隊開始畫流程圖,越畫越來勁,最后畫出了一張4.8米長的圖卷。

圖太大,辦公室里的打印機就不管用了,團隊成員劉伯威負責到外面打印。白天還好,晚上一旦趕工期,就得滿大街找打印店,經常把睡夢中的店主叫醒。打印完,路邊早茶店也開門了。

劉伯威不知道打印了多少張,卷起來裝滿了好幾只大箱子。

2012年1月,經過400多天艱苦努力,首張完整的審批流程圖誕生,算一下,審批完一個項目要2020個工作日。

那得8年多,曹志偉嚇一跳!

必須找到最優方案,算出最短審批時間。

曹志偉想起數學家華羅庚的一篇文章《統籌方法》,里面分析的3種“泡壺茶喝”方法中,有一種工序最好,時間最省。他就用工序最好的方法來改良流程。比如辦理甲項審批需10天,乙項需20天,兩項串聯辦理需30天。如果在辦理甲項的同時并聯辦理乙項,時間可縮短至20天。

經重新排列組合,得出最短審批時間——799個工作日。

圖畫完了,定名為“萬里長征圖”。

為什么這么命名?曹志偉說,改革的最大的特點是直面問題、解決問題,改革開放本來就是殺出來的一條血路,是一次新的長征;同時,他堅信愛拼才會贏,改革必將進行到底。

“萬里長征圖”誕生后,一位商人慕名找到曹志偉,愿出高價買一張。

曹志偉不要錢,免費相送。

他把“萬里長征圖”送給每一個需要它的人,并考慮盡快向社會公布,提出相應改革建議。

在哪兒公布?當然是人民政協,因為“我是政協委員”!


有事好商量

2011年,曹志偉成為廣州市政協委員,后又成為市政協常委。他把委員責任擺在首位,用70%左右的時間來調查研究、建言資政,因此從2012年市政協試行履職量化綜合評價辦法以來,一直名列榜首。

有人開玩笑說他“不務正業”。他答,參政議政是“務政業”,政協委員“務政業”就是“務正業”。他在名片背面印上一行字:為國家辦事,為人民服務。

2012年9月,廣州市對推行新型城市化發展進行大規模調研,擬制定出臺相關文件。市政協就此動員委員們提交意見建議。曹志偉響應號召,帶著圖卷和建議素材,到市政協“交作業”。

展開“萬里長征圖”,大家都吃了一驚!誰都知道審批難,但沒想到有這么難:審批一個項目要經過20個委、辦、局,53個處、室、中心、站,要繳納36項行政收費……

廣州是一方民主協商的沃土,早在2009年9月,率先在全國出臺《中共廣州市委政治協商規程(試行)》。文件明確,廣州市有關城鄉建設的總體規劃和行政區劃的重大調整、關系民生和事關全局的重大問題等,都必須事先經過政治協商。

市政協主席認為,這張圖具有典型性,切中了廣州改革發展時弊,與老百姓密切相關。應針對這一問題,啟動相應工作機制,組織各方力量參與,打造一份叫得響的政協重點提案。

接下來4個月里,市政協安排2位副主席牽頭,提案委、城建委組織委員和政府部門面對面協商,對提案提出修改意見;曹志偉團隊則結合意見,著手完善“萬里長征圖”及關聯提案《關于大幅縮短廣州投資項目建設審批時間的建議》。

這段時間,恰逢中共十八大勝利召開,首次提出健全社會主義協商民主制度,推進協商民主廣泛、多層、制度化發展,同時把“充分發揮人民政協作為協商民主重要渠道作用”寫入報告。

時任市政協城建委主任崔虹說,協商民主制度的提出,為“萬里長征圖”及其提案指明了前進方向。該提案涉及面廣、關注度高,在提交決策之前廣泛協商,有利于發揚民主、集思廣益,有利于統一思想、凝聚共識,也有利于科學決策、民主決策。

有事好商量,眾人的事情由眾人商量,是人民民主的真諦。

圖卷修改過程中,《廣州日報》記者王鶴去采訪。連續多日作戰的曹志偉盡管疲憊,但眼睛里閃著光。他嗓子是啞的,說不出話來。

嗓子為什么啞?另有一個故事。

2012年,曹志偉被評選為廣州市十大杰出青年,應邀到一些高校作“奮斗的青春最美麗”專題報告。一次,他在華南理工大學作報告,剛好講到“萬里長征圖”故事時,會場突然停電,眼看活動要中斷。這時,前排有人打開手機燈,一閃、一閃。受其啟發,全場800多名同學都打開手機燈,燈光交相輝映,仿佛繁星點點。頓時,曹志偉感到一股暖流涌向喉嚨,在沒有話筒的情況下,繼續大聲演講50分鐘。

燈光意味著希望和溫暖。廣東省政協委員謝小夏說,每個政協委員都應該是一盞燈,觸摸人間冷暖,播撒人間大愛。她專門寫過一首歌,就叫《溫暖》:你的春風送來溫暖/我們開心齊歌唱/歌唱那美好的祖國/歌唱那好時光。

演講獲得成功,但也讓曹志偉聲帶嚴重損傷,嗓子啞了。

醫生叮囑盡量少說話。但他是一名政協委員啊,調查研究要說,訪貧問苦要說,參政議政要說,說一遍不夠,還要不停地說、大聲地說。為此,他苦惱過,但從沒后悔過。

在反復打磨52稿后,“萬里長征圖”定型。在圖卷修改過程中,也有不同聲音:“萬里長征圖”及其提案有多處突破上位法,是否存在政策風險;提案人是企業家,是否有公權私用之嫌……

政協提倡和而不同,鼓勵大家講真話,尊重及包容不同意見、逆耳之言及尖銳批評。面對這些議論,市政協黨組認為,“萬里長征圖”完全符合中央精神,經得起歷史檢驗。

堅定支持!

2013年1月,“萬里長征圖”登場市政協全會。

曹志偉在會上介紹說,2011年,廣州出讓了17820畝土地,成交412億元。這些項目,若按現有審批時間和年息10%計算,會產生41億元利息。若審批時間能縮短71%,可節省30億元利息。

廣州市市長現場回應,“你膽子再大一點,(可節省的利息)乘以十,我看都不止。”

“萬里長征圖”進入公眾視野,成為大街小巷熱議話題。

不到10天,廣州提出限時整改意見,成立由兩位市委常委、一位市政府秘書長牽頭的領導小組,提案所涉20個局委辦的53個處室,均掛圖作戰,市法制辦聯合有關部門著手流程簡化。

一個月后,市政協主席會議將這份提案上升為建議案。

不到100天,《廣州市建設工程項目優化審批流程試行方案》頒布實施,推出一系列改革措施:市國土房管局、市規劃局合計辦理用地審批時限壓縮為8個工作日;市政務服務中心6樓開通建設工程項目聯合審批區,建設工程項目5個審批階段的行政審批項目辦結時間,壓縮到37個工作日;市政務辦還在其官網上對所有審批流程所需材料作出指引。

試行情況如何?以首例完成審批的工程項目為例:23層高商業辦公樓的“建設工程規劃許可證”,原先至少需要134個工作日,如今壓縮到了10個工作日內。

試行方案還將審批環節、審批時間壓縮八成以上,從立項到施工許可審批四個階段的時間大大縮短,如果加上審批前期工作、專家咨詢、技術評審、公示、公告等時間,行政審批時間被壓縮到145個工作日。但這一目標沒有實現。

為什么沒實現?因為改革步子走得太快,陷入“集裝箱”式的審批困局——將審批流程中同一階段不同部門的不同審批事項,用聯席會議方式集中審批。這一審批模式,不僅沒有實現并聯審批改革目標,反而造成多個審批事項互為前置,各部門互相推諉。

改革遇到了阻力。此刻,有人給曹志偉潑冷水,審批改革不是“過家家”,好改早就改完了,不是拍拍腦袋就能弄成的。

夜很深了,曹志偉一個人坐在辦公室,思考下一步思路。電話鈴響,是“簡師傅”,約他出門走走。“簡師傅”名為簡文豪,時任市政協副主席,一直在不遺余力地支持改革。被稱“簡師傅”并非好為人師,而是他把別人都當成自己的老師,會行九十度鞠躬禮,大家反過來也這么叫他。

廣州的夜景很美,空氣中飄著木棉花淡淡的香味。簡文豪說,志偉,你要相信,老百姓心里是亮堂的,政協委員只要心中裝著老百姓,為他們做事,每份努力都不會白白付出。

曹志偉的心也亮了。他重新梳理審批流程,繪制企業報批實操和政府部門審批流程圖,把審批時間壓縮到430天。

伴隨改革有序進展,中央媒體開始關注“萬里長征圖”。

2013年6月17日,《人民日報》刊文說,“萬里長征圖”觸發了一場改革;6月24日、25日、27日,央視《新聞聯播》以《一張圖引發的改革》為題連續報道,稱“萬里長征圖”震動了廣州;6月25日,《人民政協報》發表評論,“萬里長征圖”是人民政協服務改革開放的一個典型案例……

媒體報道后,“萬里長征圖”的故事傳播開來,不少地方請他去講課。去海南講,省政府領導班子及380多名干部參加;去中央編辦講,國家有關部委領導出席。

《廣州日報》記者練情情全程參與了這兩場活動。她眼見“萬里長征圖”在中央編辦大廳展出,而在她看到之前,已在此展出了一個多月。這是很少見的。

在講課時,曹志偉介紹,“萬里長征圖”其實不只是一張圖,而是一套分5個階段走的系列改革建議。每階段改革都有相應建議圖和建議措施,附有審批事項清單、審批材料清單和收費事項清單。此時大家看到的是1.0版改革建議。

1. 0版改革成效如何?廣州市政務服務數據管理局辦公室主任陳嘉強說,從政府到社會各界的總體反響來看,是有成效的,大家也是歡迎的。這為后面的改革奠定了基礎。

接著,曹志偉結合1.0版改革中出現的新問題,通過市政協向市委提交了2.0版改革建議。這版建議,旨在摸清家底,降低門檻,實現并聯審批。廣州指定一名市委常委對接督辦落實事宜。

又一個重要歷史節點來了。2013年11月,中共十八屆三中全會召開,研究了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問題。會議指出,全面深化改革的總目標是完善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

2013年底,2.0版改革建議經20多個局委辦10多輪研討商議后,由市政府下發補充規定,調整審批事項和順序,實現了從串聯審批到并聯審批的轉換。

2014年1月,廣州又將實際具有行政審批性質或指定的具有行政審批前置條件性質的檢測、技術審查、年審、測量、咨詢等項目編入流程圖,出臺《廣州市建設工程項目聯合審批辦事指南》。

至此,“萬里長征圖”問世一周年。

一年來,行政審批時間砍半,從投資項目由立項到竣工驗收,全流程由原來的799個工作日壓縮到365個工作日。

改革水滴不僅有痕有印,且穿石過半了。

時任市政務服務數據管理局副局長葉堅說,曹委員所提“萬里長征圖”改革建議,之所以能這么快落地,關鍵在于其恰逢盛世,在于執政黨將改革進行到底的自信和決心,在于黨能充分調動群眾推進改革的積極性、主動性、創造性,把最廣大人民智慧和力量凝聚到改革上來,同人民一道把改革推向前進。

2014年3月,國家行政學院將“萬里長征圖”作為省部級干部培訓班的案例教材,藏于圖書館;6月,全國政協將該圖作為文獻收藏于中國政協文史館;7月,超過20個省區市來廣州學習改革經驗,中央社會主義學院也將其列為教學案例。

曹志偉并不滿足:“萬里長征圖”1.0版和2.0版改革,僅改良了審批模式,調整了審批環節,尚未砍掉多余重復的審批項目。經過前兩輪改革,審批時間確實大為縮減,但申報材料依然多達898份,重復提交率達59%。如,《建設工程規劃許可證》需提交31次,《建設用地批準書》需提交27次。

同時,部分審批事項隱藏在申報材料中。如,辦理防雷裝置設計審核,須先進行技術審查;在防雷裝置竣工驗收前,須進行防雷設施檢測、雷擊風險評估(2015年5月中國氣象局發文取消),分別收取費用。看似兩項審批,實則四道手續。

更大的難題,之前改革留下的126項建設審批事項中,有上位法管著的75項,占59.5%,地方政府不敢改;涉及收費的審批有42項,占33.3%,利益部門不想改。

直面“不敢改”和“不想改”,3.0版改革建議,已箭在弦上。


將改革進行到底

“萬里長征圖”誕生一年后,海南一位人大代表也在省兩會上“曬”出一張“行政審批長征圖”,一個投資項目從征用土地到辦完手續,需經30多項審批,蓋上百個章,最少需272個工作日。

有人吐槽,有一塊地從開始征地到落地,政府審批前后花了5年時間,其間經歷了三屆市長、五屆區委書記。

不同的“長征圖”,凸顯出同樣的問題,說明行政審批改革還有不少硬骨頭要啃,簡政放權還處于“懸浮”狀態,改革任務還很重。

大道至簡,有權不可任性。

2015年1月5日,李克強總理在廣東自貿區南沙片區考察時,指著“萬里長征圖”說:“這些多余的審批項目都該‘打叉’!把它送進歷史。”一年后的全國兩會上,李克強總理在參加廣東代表團審議時,再次提及這張審批圖。有代表說,通過簡政放權,“萬里”如今已變“千里”。總理說,改革還有很大空間,將來要進一步減至“百里”,甚至更短。

全國政協也高度關注行政審批改革。

2015年3月,由民盟中央提交的《關于深化行政審批制度改革的提案》被列為全國政協十二屆三次會議第0001號提案。提案建議,應全面取消各級政府面向公民、法人和其他組織的非行政許可審批事項,個別確需繼續實施的,應嚴格論證后通過立法調整為許可事項。

5月,全國政協成立特邀常委視察團,以“企業投資審批改革”為題赴有關省市視察調研,同時委托浙江、寧夏兩省區政協協助調研。

7月10日,在充分調研的基礎上,全國政協在京舉行“深化行政審批制度改革”專題協商會。會上,委員們踴躍發言,并和相關部委負責同志坦誠深入交流。

曹志偉作為唯一一名地方政協委員特邀參加會議。他有備而來,建議通過“減、并、移”三招,大幅削減投資項目審批事項。

減,取消技術審查類審批,改執行統一的國家技術規范,取消評估、民營項目招標委托等強制服務,取消開發資質審批,削減36項;

并,合并同類審批事項,將38項審批合并為12項,削減26項;

移,前移前期審批,改為政府內部運轉,實現“凈地”出讓,削減13項審批,同時后移收費審批項目。

這,就是“萬里長征圖”3.0版改革建議。

曹志偉建議,削減73項審批事項,占總數的近六成,其中涉及上位法審批事項43項,占削減項的57.3%;審批時間從360多個工作日壓縮至188日,壓縮近半。同時,在權力清單、責任清單和負面清單管理制度基礎上,增加審批依據法規、審批事項附件和審批收費項目“三個清單”。

全國政協專題協商會后,廣州率先試點3.0版改革。

7月22日和8月13日,廣州市委、市政府召開兩次專題會議,研究3.0版改革建議;8月24日,廣州市政協召開“深化行政審批制度改革”專題協商會,落實全國政協專題協商會精神,并深入研討3.0版改革;2016年1月,“萬里長征圖”3.0版改革提案正式亮相市政協全體會議……

這版改革,可謂“刀刀見血”:每一個審批事項的存廢,可能關系到一個處室的存亡;每一項收費的增減,可能涉及一個壟斷中介機構或行業的興衰。

改革阻力自然不小。一次,市政府召開3.0版改革方案討論會議,現場彌漫著“火藥味”。一位部門負責人說:曹委員,我們是好朋友啊,不能手下留情嗎?曹志偉回應道:我們是好朋友,但為了老百姓,還是建議砍下這項審批啊。對方的臉一下氣紅了。

2016年8月,提案主辦單位市政務辦對“萬里長征圖”3.0版改革建議作出28頁書面回復,15個會辦單位也作出共58頁答復意見。梳理這些答復意見,亮點真不少——

一大亮點,砍掉繁瑣的審批項目。比如取消民營企業投資建設委托招標審批這一項,將實現民營企業依法自主招投標,至少每年為當地民營企業省下幾十億元審批成本。

另一大亮點,建立“多規合一”信息互動平臺。通過一口受理、一次交件、一網預審、一表錄入、統一出件,實現信息平臺共享;市級45個部門、11個區的政務中心在市區平臺匯集,不同事項的材料可以重復使用……

整合分散的信息系統,辦事就有了標準化,市民可網上填報資料,原先現場排隊“吵架”的現象沒有了,政務中心的窗口服務人員也從100多人減少到30多個人。

2017年4月,3.0版改革建議又有實質性進展——《廣州市人民政府關于建設工程項目審批制度改革的實施意見》出臺,取消辦理事項5項,合并辦理事項5項,并聯辦理事項1項,企業投資類建設工程項目從立項到竣工的審批時長縮短到145個工作日。

政府削手中的權、去部門的利、割自己的肉,把799天精簡至145天,該是多大的氣魄!

是啊,當今之中國,不乏壯士斷腕之氣魄,改革到底之氣魄,民族復興之氣魄!

在“萬里長征圖”改革建議促使下,廣州海珠區政務服務數據管理局實現了“一門式—一站式—一窗式”服務模式。局長黃津介紹,他們不僅創新客廳式服務模式,提供全流程保姆式代辦業務,而且開通全國第一部“E辦事”,不間斷提供網上預約、網上申辦、網上預審查、網上辦結等服務。

作為審批改革的又一個成果,廣州開發區成立廣東省首個行政審批局,把原來分散在各審批部門、涉及的企業投資建設全鏈條38項審批服務事項都承接過來,將所需320多份材料壓縮到180多份,創造了“要件最少、時間最短、程序最優、服務最好”的“廣州速度”。

審批局負責人介紹,他們推出“十個一”服務,即“一門”“一窗”“一網”“一機”“一枚公章”“一份告知承諾”“一站技術審查”“一次聯合驗收”“一份免費服務清單”“一支幫辦導辦隊伍”,讓企業和群眾辦事“來了就辦、一次搞掂”。

一件事情“最多跑一次”目標,如今在廣州成為現實。

“最多跑一次”改革,最早由浙江省于2017年初提出———群眾和企業到政府辦理一件事情,在申請材料齊全、符合法定受理條件時,從受理到作出辦理決定、形成辦理結果的全過程一次上門或零上門。而今,在全國多省落地。

與此同時,各地也都在探索行政審批改革。在湖北武漢,正推廣一枚印章管審批,告別審批“萬里長征圖”;在山東新泰,行政審批從挨部門轉到照著一頭跑,萬里長征正向百里沖刺……

2018年7月,在廣州市政協舉辦的協商座談會上,曹志偉提出了“萬里長征圖”4.0版改革建議,經上報后,得到國務院以及廣東省委、省政府主要領導批示督辦。

這版改革建議,在3.0版的基礎上,對標《國務院辦公廳關于開展過程建設審批項目審批制度改革試點的通知》要求,建議廣州審批流程總長壓縮到72個工作日,其中立項到開工21個工作日,并大幅減少企業申報的審批事項至48個,實行一次性交費。

10月,廣東省委深化改革領導小組印發《廣州市營商環境綜合改革試點實施方案》,廣州市政協所提10條建議均被吸收采納。實施方案要求,廣州率先推動“人工智能+機器人”商事登記全覆蓋,全面推進“多證合一”“證照分離”“照后減證”,實現商事登記“網上辦、就近辦、即時辦”,將開辦企業時間壓減至4個工作日以內。

12月,央視《新聞聯播》在報道“偉大的變革——慶祝改革開放40周年大型展覽”時說,廣州投資項目行政審批由799天的“萬里長征”縮短到現在最快只要50天,讓觀眾深刻感受到我國深化改革、簡政放權的變化。

2019年3月,在吸納“萬里長征圖”4.0版建議等各方面意見后,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關于全面開展工程建設項目審批制度改革的實施意見》。實施意見說,2019年上半年,全國工程建設項目審批時間壓縮至120個工作日以內;到2020年底,基本建成全國統一的工程建設項目審批和管理體系。

9月20日,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央政協工作會議上強調,實踐充分證明,中國式民主在中國行得通、很管用。

這,正是“萬里長征圖”能堅持走到今天的根本動力。同時也映照出一個道理,人民政協作為國家治理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在服務、參與、推動改革開放中發揮著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是實現國家富強、民族振興、人民幸福的重要力量。

采納4.0版改革建議,2020年6月1日,廣州印發《關于優化實施房屋建筑工程辦理施工許可證(2.0版)的通知》,通過優化規劃手續、細化用地方式、簡化辦理裝修許可、“秒辦”變更業務,保障工程項目取地即開工。7月9日,又印發《廣州市工程建設項目“清單制+告知承諾制”審批改革試點工作方案》,探索建議低風險工業項目、小型工業和民營建筑項目和既有建筑改造項目以“告知承諾”方式豁免施工許可、消防等行政審批手續。

黨的十九屆五中全會提出,充分發揮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更好發揮政府作用,推動有效市場和有為政府更好結合。這為曹志偉未來提交的“萬里長征圖”5.0版改革建議指明了方向。在他心中,將來的行政審批要實現全程審批電子化、標準化和透明化,讓老百姓享受到更多改革紅利。

“萬里長征圖”已走過千山萬水,但仍需跋山涉水。這是水的諾言,也是水的追求———

水滴,來自大海,一刻不停奔向大海;水滴,澤潤大地萬物,與世無爭;水滴,晶瑩剔透,崇尚陽光和溫度;水滴,堅韌不拔,必將鑿穿堅硬的磐石……

每一個政協委員,都是大海中的一滴,和祖國一刻也不能分割,無論走到哪里,心中都流出一首贊歌!

備注:本文刊于《人民政協報》2020年12月30日頭版及3版,人民網、中國網、中國新聞網、中國青年網、中國日報等多家央媒轉載。

 


夜蝶直播最新版本_夜蝶直播APP官方下载_夜蝶直播app官方下载安装